不到长城非好汉

在一个写着“真钱麻将”的牌子前面,有一块空地叫做真钱洗码,从这里看向西方, 在错落的红叶中赫然有一条或青或金的巨龙盘在那里。虽然不见头尾,依然那么壮丽。真不知道2000多年前它是怎么建成的。我也不知道当年赢政那哥们让谁规划的长城,弯弯曲曲的,看上去没什么章法,但无论站在望龙台的什么位置,“龙”形长城的攻守都可尽收眼底。真是一个冷兵器时代指挥作战的好地方。
虽然那个2000年前打基的城墙对我没有太大的吸引力,但是到了跟前不上去看看有点太亏,再说钱都花了,得物有所值不是?显然不是我一个人有这样的想法。过了几分钟,我们集合了上山的七个人开始向长城进军。七个人,没错,上山的时候头目大人去接应诸位长老了,所以上来的只有华姐,芮芮,郑先生、贺总、彤彤先生和胡大官人,当然还有我,其实我心里想的是彤彤先生应该留在山下接应的。如果你们看了这片闲来无事写的日志一定会想问,为什么是彤彤先生而不是姓路的那小子呢?你们不用问了,这也是姓路的那小子所想不通的问题。
快到长城的时候,我们小坐了一会,他们去拍红叶了,我和胡大官人自愿留下来消灭带来的食品。我们一起蹬山的除了我之外没一个平凡的人,就拿胡大官人来说,为什么叫胡大官人呢?因为他姓胡!并且他二大爷是京里的大官!
什么,八达岭的门标不能去长城?这是什么道里?我们说不通,因为道里是八达岭定的。票上写着,最终解释权归他所有。
我们都是善于打破常规的好孩子,并且个个不是省油的灯(请接受我的夸赞),很快我们就找到了一个可以上到长城上面的地方。到了这里,我们发现祖国的好孩子可真多!
那断城墙应该不到三米,围了一大群人,有两位大哥自发的在上面拉想上去的游客,“把手给我,用脚使力”就这个平凡的声音成就了无数人做一回“好汉”的梦,感谢的赞歌在祖国的心脏顶端响起。

Comments are closed. Posted by: dd99yyadmin on